雕塑资讯

流限塑限:孟福伟、彭汉钦双人展

 

策 展 人 / 陈姣皎

学术主持 / 尹丹

展览统筹/王春燕

展览执行 / 曾茂颖

主 办 方/重庆高科集团有限公司

承办单位 / 星星艺术空间

开 幕 式/2019.11.1915:00

展 期/2019.11.19 – 2019.12.23

地 点/星星艺术空间(重庆两江新区星光大道62号海王星C区一楼)

 

 

 

 

前 言

 

双人展的前言很难写,你总需要为两位艺术家寻找共性,这才能符合“双人展”的逻辑前提。但这样的共性是“抽离”出来的,它不过是某种思维方式的结果。就像是孟福伟与彭汉钦,我们选择他们两人,的确是某种思维“模子”的结果。例如他们都使用泥土作为创作的最初材料,尽管孟将其烧制后转化为陶瓷材料,彭使用其他材料对其进行翻模;例如他们在造型过程中均或多或少地追求“泥性”,在乎泥土在塑造物像时所产生的质感,甚至还倾心于手在泥土表面留下的各种痕迹与肌理;例如他们的作品都偏于写实,大概还有很强的叙事性,抑或还是人们常说的现实主义倾向;例如他们都喜欢关注普通人的生活、心理状态……这样的共性我们可以罗列很多,但每位艺术家总是鲜活的,我想不那么全面地对两人作品中的形式特点做一点阐述。

熟悉彭汉钦的人都知道他有很强的造型能力,其作品能够清晰地看到欧洲学院主义的影子,亦如展览中那只被俘的“小羊”,不仅造型精微,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它来自17世纪的图像渊源。当然他努力地提炼个体化的视觉趣味,以此让自己在艺术史的系谱中清晰起来。在这批浮雕作品中,他有意地加强了形体的皱褶感,产生扁平化的波浪感;在《石榴花开》中,两位老人的身体同样进行了扁平化处理,但近乎僵硬的坐姿形成了强烈的形式感,以此呼应椅子所建构的“横—竖”视觉关系;在这件彝族题材的作品中,人物的头部被有意地缩小,脖子被拉长,身体在大披衫的包裹下变得“扩张”,以此形成了明确的金字塔造型和纪念碑性。

相对而言,孟福伟有意地夸张了形象的稚拙感,以此传达出鲜明的“土”气。例如大部分人物都被做成了矮胖敦实的造型,让人忍俊不禁。孟将这种乡土气息和民间性体现得“直接了当”,就像他在《他山之石》中留下了“自己的事自己干,有手有脚有命在”这一打油诗般的宣传语一般。他也不对形象做细腻地打磨,留下泥土的粗糙感,甚至有意省去了各种细节。但这丝毫无法掩盖他扎实的造型能力,就像《彩虹总在风雨后》那件作品中,简练的造型手法却贴切地表达出公牛的身体结构与皮毛质感。说句题外话,孟福伟的作品往往以“陶艺”的最终形态呈现出来,《农家乐》背景中的“他山之石”,那样大的体量和厚度,烧制起来可能并不容易。

——尹 丹

 

 

 

 

参展艺术家

 

 

 

 

 

 

孟福伟 《生死时速》1200cmx150cm 陶瓷 2009年

 

孟福伟 《吃酒席》 陶瓷 2003年

 

 

孟福伟 《三锅石》 陶瓷 2006年

 

 

孟福伟 《农家饭》 陶瓷 2015年

 

 

彭汉钦 《踏歌行1》 1120cmx35cmx55cm 青铜 2017年

 

彭汉钦 《石榴花开》 草图

 

彭汉钦 《石榴花开》 泥塑稿

 

彭汉钦《石榴花开》 玻璃钢 190cmx140cmx90cm 2019年

 

彭汉钦 《重复性劳动》玻璃钢 120cmx120cm2009年

 

彭汉钦 《小世界2》玻璃钢 26cmx18cmx22cm 2009年

 

 

 

 

投稿/推广/出版/收藏:133-8118-7142(微信)

 

 

雕塑 名 企

 

 

 

 

 

投稿/推广/出版/收藏:133-8118-7142(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