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砂工艺

吴杰被镜头追踪的紫砂少年

■全媒体记者 李金波

高大健壮的身材被左剪V领汉服定义为古典主义; 胡须包围的方脸被镜头塑造成了经典的艺术脸。 那抢眼的小众腔调,成为了时尚UP主的抖音素材,带动了紫砂艺术向慈溪大众的流动。

镜头可以定格容貌,却无法时时刻刻记录生活的细节。 这就是碎片化阅读时代的局限性。 因此,我们这次致力于触及他艺术生命神经末梢的采访,具有填补镜头叙事空间的剧本意义——一个值得存档的画外音。

换个手机号码,闭门专心书法,只为内心的平静。

古色古香的吴阶紫砂艺术博物馆位于周巷千竹公园内。 飞檐斗拱的红木楼阁,在郁郁葱葱的树木和郁郁葱葱的绿植衬托下,尽显文化地标的古朴典雅。

美术馆充满了古老的韵味,但藏品的结构和陈列却有些出乎意料。 从体积、规模和醒目指数来看,瓷器及杂件比紫砂壶大,字画比瓷器大。 这使得这个以紫砂闻名的文化会所呈现出综合的艺术美感。

书画以俊秀、丰硕小楷书画为主,多为吴介自己的作品,吴梅鼎的《阳羡名壶》、文震亨的《长武志》节选、《心经》、《诗经》 ……墨香暗示着主人超越织锦、壶艺的艺术修养,也为我们的采访提供了一个切入点:从书法到紫砂,实现了怎样的飞跃,两大艺术门类又如何合二为一。 ?

当被问到为什么学书法,专攻小楷,耗费大量时间时,吴杰陷入了沉思。 他说,自己从来没有告诉过外界自己学习书法的真正原因,但今天他只是向家乡的媒体敞开心扉。 不过,他尝试了一下,跳过了书法,从他成名一生的第一个高光时刻开始,用叙事的方式讲述了这个故事。

2005年,26岁的吴杰从江苏宜兴回国,以艺术家的身份进行演出。 八年的学徒生涯,为他的紫砂壶艺术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他独立制作的匠心作品一经发布就得到了业界的认可。 先后创立的“陶仁杰”、“唐吉沙艺”、“晶琼紫砂”等艺术品牌已跻身市场最受欢迎的紫砂品牌之列。 因为进入国务院国宾仪式制作艺术家人才库,因为被聘为中美民间文化艺术交流使者,因为作品被社会名流、政要收藏……吴杰成为炙手可热的人物。没有任何准备的新闻话题。 中央电视台、浙江卫视、浙江日报、都市快报、宁波日报、现代财经报以及各类艺术报纸和新兴媒体纷纷前来采访; 各种文化活动的邀请也纷至沓来,吴杰也成为了家喻户晓的紫砂小生。 。 吴杰说,最多时他家门口就有几十名媒体记者等着采访他。 那段时间,他每天在屏幕上、报纸上看着自己,感受着网络上拥挤的陌生人,听着熟人的热烈讨论。 明星般的待遇让他很开心,他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艺术”正在蒸蒸日上。 一天深夜,他独自坐在院子里,仰望星空,回忆着这一天的兴奋。 他不知道哪一颗恒星的光谱引起了他的反省。 他突然意识到紫砂制作是一门个人独立的艺术。 他只能有紫泥陪伴。 孤独是工匠应有的常态。 所有的辉煌最终都会结束。 它会变得沉闷。 那个漆黑的夜晚给了他难得的启示。 他捂着胸口,自言自语道:“吴杰,你千万不能随波逐流,你的艺术是没有极限的,你的路还很长很长。”

经过一夜的冥想,吴杰决定冷静下来,让自己的灵魂逃离喧嚣。 然而,对于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来说,在镜头的聚焦下保持淡然并获得平静与安宁并不容易。 怎样才能让自己平静下来,不浮躁、不傲慢? 向大师收藏紫砂壶,欣赏明清壶艺大师紫砂雕刻的吴杰,自然想到了一个让自己平静下来、增长壶艺功底的方法——书法、在旧纸上练习。和书法。 年轻的吴杰毅然更换了手机号码,断绝了与社会的大部分联系,埋头于笔墨纸砚之中。 白天,他专心紫砂创作,闲暇之余,则埋头写帖,把每一天都填满黑紫。

虽然书法只是吴杰沉浸的一种文化方式,但他却在不经意间扬名立万。 2019年,吴杰小楷作品《宁波赋》成功入选浙江省书法家协会主办的书法展。 并被接纳为宁波市书法家协会会员。

单件作品拍卖成交价超过50万元人民币,并全部捐赠给慈善机构。

对于紫砂艺术家来说,随着艺术年龄的增长,收藏艺术品几乎是一种文化必然。 创作盆艺时,必须参考和学习古代名家和当代艺术家的作品。 如果你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作品,你注定会收集尽可能多的作品。 随着紫砂壶艺术的创作,吴杰的收藏变得如此庞大,以至于需要将其分别存放在家里和工作室。 谈及自己的收藏感悟,他自信地说,光是紫砂壶,我在三米外就能分辨出紫砂壶是全手工还是半手工,甚至是男工还是女工制作的。 。 因为每一把壶都浸透着紫砂艺术家的精神,长期与紫砂打交道的工匠们都能看到每把壶的内在魅力。

面对满屋子的藏品,吴杰不知道从哪里开始。 记者凭着感觉,从陈列柜“单间”的藏品中随机挑选了三件,分别是两只紫砂壶和一只青花花瓶。 没想到,这样的随意挑选,竟然是对他收藏的高度概括。 第一个核桃盆是他的宝贝。 这是其师父、一代紫砂巾帼英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王引贤在宜兴修行八年后,即将出山时送给吴杰的。 王印贤在灯壶、筋壶方面颇有造诣。 她的“三友同福”紫砂壶拍卖价格​​为529万元。 至于眼前的这件核桃壶,因为是王引贤艺术成熟时期创作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王引贤的去世,它被拍卖公司估价为700万元。

第二只鸟巢茶壶是由被誉为“壶艺魔术师”、“作品竞金”的紫砂大师陆尧辰为北京奥运会打造的。 总共制作了2008件,并交给了出席奥运会开幕式的各国政要和嘉宾。 一块。 当时,吴杰获利120万元。 十几年后,同样的燕窝壶在市场上的售价已超过500万元。

至于当代名家的紫砂壶为何有良好的市场表现,吴杰解释说,紫砂的地域性和稀缺性,以及艺术家的风格特点,决定了紫砂壶的品种。 另外,紫砂壶的质感古朴纯粹,不俗而不俗。 与文人的气质十分相似,被认为是怡人而优雅的。 他从柜子里掏出一卷卷轴,正是他用楷书临摹的紫砂壶的文人形象隐喻:温柔如君子,豪爽如夫,浪漫如诗人,美丽如佳人,明媚如明。隐士,单纯如仁人。 优雅如仙,儒雅如男人……

吴杰在上海的一个收藏家偶遇了一件清代人物形棍棒瓶。 可以说是一见钟情。 当时,收藏家要价60万元。 因为是紫砂以外的藏品,吴杰对于这个价格有些犹豫。 后来,经过多次交流,双方决定“打”(以物换物),绕过一般等值,直接用紫砂换青花。 在吴杰提供的六件藏品中,一位上海收藏家唯一选择了一件方形紫砂壶,认为它符合清代花瓶的艺术价值。 此方壶是吴杰自烧藏品六件中唯一一件。 结果,双方干净利落地完成了一场双赢的“战斗”。

需要说明的是,这绝不是吴杰的《凡尔赛宫》。 藏品暗示了他作品的市场价值,因为“陶仁杰”作品的价值已经被市场记录了。 2013年9月,吴杰精制了两只“四方桃园”方茶壶。 一件被江苏企业家以50万元收藏,另一件在大型公益活动艺术品慈善拍卖会上以52万元高价拍卖。 吴杰将拍卖所得全部捐赠给贵州山区饮水改善项目。

从别人“偷艺”到成为大师徒弟,青春在最紫的地方闪耀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身为艺术人的吴杰,居然以“理工男”的身份进入社会。 当时,他在周巷镇开设了第一家电脑店,通过销售科技产品赚到了自己的第一桶金。 但谁也没想到,他会从新兴的IT行业跳到古老的紫砂艺术世界。

促使吴杰转行的,是一把紫砂壶。 这是一个老邻居在旅游景点买的纪念品,作为江苏特产和零食一起送给吴洁。 吴杰把它拿到店里,当作日常杯使用。 当时他对紫砂壶一无所知,以为紫砂壶是用一勺一勺实心粘土挖出来的。 我通常跳过杯子,从嘴到嘴地喝,对紫砂艺术没有任何尊重。 有一天,一位老式企业主在逛电脑商店时看到了这个锅。 他非常喜欢,主动提出收下这个壶,并询问转让需要多少钱。 吴杰知道别人送的纪念品大概价值多少,但他已经用了一段时间了,有点舍不得,所以他说低于五万元不会卖。 没想到老板当即答应,并立即回家取钱。 一个小时后,钱和钱都收齐了。 这笔交易让正在规划自己创业未来的吴杰看到了“紫色”的希望。 于是,他决定投身于紫砂艺术这一古老而又新兴的行业。 世界紫砂看中国,中国紫砂看宜兴。 吴杰收拾好行李,前往世界上最紫色的地方宜兴。 我在那里呆了八年,相当于读硕士、读博士的时间。

初到宜兴,吴杰满怀求学的渴望,却感到失望。 在紫砂艺人聚集的地方,没有人愿意当老师。 所有的工匠都将家族技艺视为自己的核心技艺,要么严格保密,要么世代相传。 要么公开课,提供付费且有限的教学。 每次他走到前后的紫砂作坊或店铺时,那些拍泥、搓嘴、雕刻的工匠都会停下手头的工作,不让他看到工艺。 吴杰说:“以我当时的精神状态,我一走进去,人们就知道我来这里是做什么的。” 一个月后,他偶然来到一所紫砂学校,第一次亲眼目睹紫砂壶的制作过程。 教学现场,二十多名年轻学生围着一位温柔的中年妇女,听着她的示范和讲解。 吴杰躲在人群后面,从人群的缝隙中仔细观察,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后来,他干脆站在椅子上“高瞻远瞩”。 老师讲解完两个流程后,让学生自己操作,在实践中感受一下。 吴杰看到后手痒痒的。 他递给一位操着江西口音的年轻人一根香烟,并恳求他兄弟让他尝尝。 在江西小伙子的帮助下,吴杰凭记忆拍下了一个锅桶的照片。 照片拍完后,当他正在看自己第一个认真的“玩泥巴”作品时,老师走过来问吴杰,你在其他学校学过吗? 紫砂艺术与其他传统艺术一样,也有自己的门类。 吴杰并不知道,眼前的老师正是著名紫砂艺术家、紫砂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吴亚一。 他实话实说,他以前从未学过,这是他第一次制作粘土。 吴亚一感叹,一般学生至少要两年才能拍出这种级别的尸体。 吴洁的艺术悟性让吴亚怡当即决定让吴洁跟随她学习,并免收学费。 吴杰的艺术天赋为他在紫砂界赢得了非常难得的待遇,他免费成为吴亚一的新生。 结合吴杰未来的艺术成就,他似乎就是那种传统行业所说的“天赐良机”的“才艺小生”。

传统工艺有其自身的特点。 为了高质量地传承下去,许多师傅都在偷偷地寻找徒弟。 吴劫在不知不觉中就被紫砂高手盯上了。 那是跟随吴亚一学习两年后的一天。 吴亚衣带着一个气质不凡、儒雅的男人走进了庭院。 吴雅怡介绍了班上一位非常有才华的学生。 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吴杰身边。 中年男子没有跟吴杰打招呼,只是默默地看着吴杰拍着陶罐,然后二话不说就和吴亚一一起回屋喝茶。 后来,这个男人来了好几次,总是在吴杰身边默默地注视着。 吴杰很好奇,通过兄弟得知,此人竟然是中​​国陶瓷艺术评审委员会评委、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著名紫砂大师包志强。 师兄神秘地对吴杰说,你可能是被包爷吸引了。 包师傅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地观看过学生的制壶工作。 果然,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包志强看着吴杰完成了一个花盆后,点点头说道:“很好,小吴,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在这里完成学业,从我这里毕业。” 吴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在师兄们的翻译下,他听懂了包志强用宜兴话说的话,确信自己真的被紫砂名家选为包门弟子。

但事情并没有吴杰想象的那么简单。 来到鲍家,鲍志强并没有专门教他紫砂技艺。 吴杰的工作就是每天给师傅做盆、揉泥、准备材料。 此外,他还打扫房间,为客人泡茶。 抽烟做家务。

包志强的生活很有规律。 他每天凌晨4点起床,在晨光和晨风中制作盆栽。 早上9点下班,去前厅接待客人,处理社会事务。 晚上九点准时上床睡觉。 师傅的休息时间就是吴杰的练习时间。 每天晚上九点以后,他就开始在月光和夜风中苦练制壶技艺,直到四更才睡觉。 两三个小时后,我在师傅醒来之前就起床了,准备进行师傅的创作。

这期间发生了几件奇怪的事情,每次都让吴杰发了一笔小财。 有一次在桌腿上发现了一条女士玉项链,有一次在院门口捡到一块雕刻精美的古玉牌,吴杰就像捡到宝一样,兴奋地递给包大人。 最离奇的一次是包志强的客人离开家的时候。 吴洁打扫房间。 扫完地,他到外面去拿簸箕。 他发现簸箕里堆满了很多废纸和一个旧信封。 鼓鼓的信封里居然装着一万多元现金。 吴杰非常惊讶。 也不知道是谁这么粗心,把钱当废纸扔掉了。 他拍掉信封上的灰尘,小心翼翼地放在包志强书房的桌子上。 直到一年后,当包志强告诉他找个吉日举行拜师仪式时,吴杰才恍然大悟,原来师傅是在考验他。 鲍志强曾在不同场合表示,在紫砂行业,首先要学会做人。

拜师仪式相当隆重。 宜兴市领导、紫砂行业领军人物、文化界人士都作为嘉宾见证了吴杰拜古为徒、包志强按传统礼仪收徒的全过程。

因为一只紫砂壶,“济公”千里迢迢来到慈溪

2013年可以说是吴杰紫砂艺术创作的丰收年。 这一年,吴杰创作了两件紫砂艺术代表作:《济公壶》和《宝雕壶》。 两壶出现后,异常的流通和收藏终端,使吴杰的艺术影响力悄然突破圈层,辐射到京城和海外。 慈禧的紫砂学生受到了他无法想象的高端目光的关注。

《济公壶》体现了吴杰杰出的想象力。 几乎所有的“济公”元素都集中在拳头大小的壶身上。 壶嘴是用麻绳包裹的酒葫芦,身是济公扇,柄是佛弦,盖扣是济公的船形帽,济公的鞋破了,帽子也破了。 壶身刻有“济世正义,造福天下”四字,背面刻有六字真言。 这款具有浓郁传统文化气息的紫砂壶很快在紫砂艺术网站和茶壶爱好者中传播开来,受到众多点赞和询问。 2014年春天,因扮演济公而出名的演员尤本昌来到慈溪,在文化官员的陪同下找到了吴杰。 他握住吴杰的手,说道:“小吴,你知道我为什么来慈溪找你吗?” 吴杰的态度非常诚恳。 他说,他知道他是冲着“济公壶”来的。 游本昌说这锅真棒。 它把中国传统文化、济公无私利他的精神和现代人的休闲意识完美地结合在一起。 这确实是一件艺术杰作。

对历史上的济公和扮演济公的艺术家充满敬佩的吴杰告诉游本昌,中国历史上有“三公”,关公、包公、济公,都是无私的化身、无所畏惧、公平正义。 你用精湛的演技和深厚的艺术修养,成功复活了其中一位男性。 这是一项伟大的艺术功绩。 “济公”最应该有的就是“济公壶”。 于是,吴杰当着媒体和随行人员的面,向“济公”游本昌赠送了“济公壶”。

游本昌在台港澳地区很有知名度,结交了很多收藏家朋友。 每当他到港澳台等收藏紫砂艺术的地方演出时,他都会展示这张“济公壶”的照片,就像是他的名片一样。 ,充满文化自豪感。 正是因为尤本昌与岛上爱国人民的友谊,吴杰的另一幅年度作品《护钓鱼壶》被当时岛上的“护钓鱼”领导人收藏。

2012年,中国爆发大规模“保护钓鱼岛”示威活动,爱国激情在年仅3岁的吴杰胸中燃烧。 虽然他没有参加游行,但他却有一种通过作品表达爱国情怀的冲动。 为了创作这个凸显家国情怀的主题,吴洁洁做了大量的前期功课。 他到图书馆查阅史料,采访文史专家; 他下载了多张钓鱼岛地图,打印出来,挂在卧室和工作室的显眼位置。 都是钓鱼岛,我对茫茫大海中的小岛就像对身边的小巷一样熟悉。 以钓鱼岛鸟瞰图为壶形的基本思路最终确定。 但紫砂壶的壶身却受到烧制工艺的限制。 它一直都是以圆和方为基础的,它的变形也在方和圆的规则之内。 以复杂的岛形作为茶壶的壶身,无疑是对传统工艺的挑战。 一次大胆的尝试,其创作难度可想而知。 面对自己设定的困难,吴杰并没有退缩。 他凭着爱国情怀和艺术探索勇气,经过四个多月的潜心研发,终于成功烧制出具有爱国题材、写实技法的“钓鱼壶”。

这件紫砂壶长210厘米,高100厘米,犹如钓鱼岛的微缩模型,岩石突兀,零星绿植隐约可见。 整体缎面粘土以青粘土点缀,旋钮上的五星红旗采用绿底。 正面刻有吴杰书写的“中国钓鱼岛”,背面也刻有吴杰书写的八个大字。 吴杰说,这八个字他想了三天三夜,最终定下了“中中两国寸土必争”这句阳刚的话。 此雄伟的爱国壶共制作了5件。 一件被上海企业家拿走,一件成功拍卖,一件被台湾钓鱼岛活动人士收藏。 也正是因为他那令人敬畏的“钓鱼锅”,吴杰的人气再次飙升。 中央电视台、浙江卫视等主流媒体的镜头再次聚焦在古朴的方怡那张大脸蛋上。 慈溪陶仁杰已成为紫砂艺术界的著名人物。 发言人。

说起正气,吴杰提到了另一件紫砂方茶壶,是一位歌手收藏的“方正气”茶壶。 锅烧好后,吴杰按照指示将锅送到了自家门口。 歌手问吴杰这壶的名字。 吴杰实话实说,自己擅长制作方壶。 制作壶时,他只想把汉字横横竖直地做出来,而且想要正立,所以他选择了“方正”。 歌者看着紫砂方壶,似乎看到了紫砂中融化的浓浓正气,于是微笑着说道,姑且称之为“方正气”吧。

每当看到偶尔以公益大使的身份出现在电视上的歌手,吴杰心里都会感到温暖。 他不禁想起了“方正奇”的锅和歌手对他的善意鼓励。 “我善于滋养我的凛然正气”已经成为吴杰的艺术意识和日常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