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塑资讯

李鹤教授丨观念具象雕塑教学成果展

教师寄语

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此次课程的授课方式也与以往不同。雕塑艺术是以一种形体材料呈现和占据空间的艺术表现形式,在以往课程中,我更多的会要求学生通过观念主题与塑造进行创作。然而,在疫情特殊时期,大家无法返校,在缺少良好创作环境的情况下,部分同学不得不另辟蹊径,主动学习3D建模和效果图渲染技术,来辅助完成创作,达到作品的预期效果,作品完成效果比我之前预期的要理想,在此,要为同学们的努力点赞。

创作题材上,大家以“疫情”为创作点,从个人的视角与思辨方式出发,去审视和记忆这次具有历史意义的公共事件,用他们自己的方式,表达自己对这一历史时期的反思和态度。尽管他们的作品可能还存在某些瑕疵,但依然可以从中看到大家在这段时间内持续不断的思考和探索,希望他们一如既往地保持这种状态,在创作的道路上能够走的更远。

李鹤

2020年6月3日

课程介绍

 

课程着重于探讨当代雕塑家普遍运用的观念具象雕塑创作方式,鼓励大家用打破常规的思考模式思考问题,进一步帮助同学们实现从写生练习到观念介入创作的思维转变。全方位提升同学们的创作意识、思维方式、创作方法和创作实践能力。

 

教学PPT截图

 

课程分为理论讲述和创作实践两部分。首先,教师结合雕塑发展史与同学一起探讨什么是观念具象雕塑并对一些优秀作品进行分析。在创作实践环节,要求同学们挖掘内心想法,创作出一件充分表达个人对艺术、社会、人生等等的思考或感悟的雕塑作品。

 

上课视频截图

 

课程作品展示

张靖婉 《2020.0202》

出门喷,进家喷。见面喷,道别喷。灭了菌毒,消了慌虑。

人对疫情带来的,不可直视却危险四伏的环境感到恐慌,一个小小的酒精喷壶也因其杀菌功能带给人超乎想象的精神安慰。人们不论前往何地都在怀揣一个瓶子,如同一个平安的象征,给予恐慌的内心以镇定与安慰。在特殊时期被赋予全新含义的酒精喷壶,经过变形与热熔连接后,摇身变为全新的“平安符”,保佑着出行平安。

张靖婉《平安符》

对多人指定某日的日程进行取材,并将其日常行为解构,通过新逻辑转换为不同的动作并依照时间顺序在石膏上印刻,使“日程”这一概念具象化,再进行对负空间造型的翻制,利用投影将被翻制造型的影子投射在卫星地图上,进一步阐释同一天内不同人在不同地域的不同行为。通过多人的日程对比从而引发对自己疫情期间时间安排的回忆与反思。

李天皓《Heroes》

2020我印象最深的是电视新闻中那些英雄形象。防护服之下的他们都是一个个普通人,但却在这次全人类范围的大危机中战胜了死神和病魔,拯救了数以万计的生命。这让我想到童年时期经常买的英雄玩具,于是这个作品便以这样的形式出现了。

郭思妍《结·2020》

以此次疫情为直接对象,《周易·系辞》云:“上古结绳而治,后世圣人易之以书契。”在原始社会时期,结绳记事是远古时代的人类在文字发明前用以记录客观活动的方式,用现代医学用品作为材料,重新对“结绳记事”进行当代人的解读,约两千余个结,每一个都是对2020此次事件的纪念。

郭思妍《2020.3.25》

将报纸改造并制作成锁链的造型,“2020.3.25”是这期报纸的日期,报纸作为新闻事件的传播载体在我们普通人与疫情之间建立了一种无形的链接,锁链给人带来心理上的沉重感。

张嘉伟《福》

在传统意义中,蝙蝠透过谐音与文化等因素,紧紧连结起“福”的象征意义,一直被视为福泽祥瑞的动物,堪称是我国传统祈福最普遍的守护神。而在2020年初,蝙蝠和疫情产生了联系。蝙蝠的形象是否完成了从“福”到“祸”的转变,或者通过疫情来警示人类,达成另一种的“福”。

董鹏宇《异情》

结合此次疫情我以人物与行李箱来进行思考。疫情之下,很多人都在居家隔离,或多或少都想要回学校,回工作岗位亦或者是见到另一个人。行李箱就是代表着自己想要远行的媒介。两个人因为疫情的原因久久不能会面,他们在思想上彼此拥抱对方并渗透在对方的身体里。从而比直接肉体的拥抱更直接。他们拥抱的躺在行李箱中,迫切的想要见到对方。不管是亲人,恋人还是朋友等都会在疫情后更加珍惜彼此。

宋雨萌《圆》

作为人类,脚踩山川大地,接受河流的洗礼沐浴,更应与其和谐共处,共创美好家园。俗语所谓将心比心,如此则各得其平矣。愿未来会更好。

沈添洋《山痕》

疫情的出现给2020划下了深深的“痕迹”。这个春天,疫情不断好转,“痕迹”深深留下。

吴昊《夺》

医疗用品在这个特殊的春天价值飞涨,部分人在死死盯着它,就像盗贼盯着财宝,想将其据为己有。作品旨在思考生命和道德之间的关系和界限。

王路欣《守梦人》

此作品旨在表现一线医护人员的艰辛。防护服、口罩、护目镜等等……在他们的脸上留下深深的痕迹。层层的防护服下,是一个个平凡的普通人,但是在疫情面前,他们变成了我们最后一道防线。

杨可欣《光》

手中升起的是他人的希望,痛苦却由自身默默承受。这次疫情期间在网络上和生活里见到了太多无私奉献的人们:医护人员、建筑工人、外卖小哥….正是他们将自身的安危置于第二位,才有了我们逐渐好转的生活,这些平凡却触动人心的所见所闻给了我创作灵感。

苏昭其《2020·石代》

一个较为特殊的数字2020,给多少人和事物留下深刻印象,时代又是“石代”,把记忆封存与挺拔的石头里。似人非人的观念创作,给予石头带上口罩又是一种防护。

陈俞含《疫情期间的男人的肖像·200129-200223》

我在作品中使用疫情情况统计表上的数字,按日期排列串联。这些长串数字乱序交叠组影,暗示大众面对疫情痛心、无奈等情感交织的复杂情绪。

 

周家政《封》

《封》代表着我在2020这一年的感受,也希望反映出来的内容能引起观者的共鸣或思考。

周家政《呼吸》

2020疫情爆发,人们都戴上口罩,戴上口罩才渴望自由呼吸的味道。最能让人躁动不安的都是已经失去了或者是未曾得到的那个东西,平庸的生活里,谁又会去感恩呼吸的辛福呢?

付天豪《请保持安全距离1米》

作品的初衷想要表达在抗疫最为紧张的阶段,由于对病毒的恐惧,陌生人之间的相互避让、猜疑、自我防护的心理。

付天豪《曝光》

很多事情真真假假,且病毒的源头到底是怎样的?

董春会《鸦人》

疫情期间看到各地大面积消毒的场面很是震撼,配上星球大战的BGM有一种朋克的感觉。于是就把中世纪的鸟嘴医生和现代消毒喷雾机等元素结合起来创作出这个形象。

于海悦《扩散》

此作品将病毒的扩散与人们的恐惧感可视化,灰色为主打色的织物大面积覆盖墙面,将人对灰色难以捉摸与消极的颜色感受进行一个最大化提升,促使观看体验过程中经过的人会下意识小心翼翼地躲避,使用柔软的材质,象征着病毒的无孔不入,而尖锐锋利的造型又给人危险的心理感受。块线每每相连,不止是造型层面的优化,更是侧面的显示出了病毒难以被消除,藕断丝连,在这艰难的时刻更需要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的巩固和增强。

侯晓航《虚幻与真实》

在观看者与被观看者之间

屏幕前与屏幕之后

闪烁的灯光里和捉摸不定的梦境

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真实

刘志飞《不语者》

口罩可能已经成为了人们的器官之一,不知进化还是退化。

课程感悟

张靖婉

 

向上滑动阅览

 

在本次课程的学习中,我对于“具象”这一概念的理解有了较大的改变。

具象是有型的,是真切地存在于三维空间中的,但不能空泛地认为具象雕塑就是写实。具象包含的含义丰富而广泛:它可源于自然的具象,亦可作为思想衍生的具象…即使被普遍解释为“抽象”的雕塑作品,其实也是一种具象化的呈现,是作者多年来思想沉淀的结晶。在本次课程中我深切地感受到思维具象与传统写实有着同等的学习与实验价值,也通过此次课程作品的完成来不断深化并巩固了这一认识。

 

 

 

 

李天皓

 

向上滑动阅览

这次课程老师要求我们围绕2020创作,而2020我印象最深的是电视新闻中那些英雄形象。防护服之下的他们都是一个个普通人,但却在这次全人类范围的大危机中战胜了死神和病魔,拯救了数以万计的生命。这让我想到童年时期经常买的英雄玩具,于是有了这次的作业。这次的创作课程在构思阶段方案改了很多次,非常感谢老师的建议和启发,学到了很多。

 

 

 

 

<< 滑动查看下一张图片 >>

郭思妍

 

向上滑动阅览

 

疫情之下的创作课,我们在的引导下以此次疫情为背景进行创作,用以纪念这次特殊的事件,也记录我们身处这次事件中的所思、所想。在这次创作课上,老师强调了在一件作品中,观念的重要性,要求我们打开思路,不受空间与形式的限制,去表达自己的思考。通过这次的创作课训练,使我能够更全面的考虑创作,不仅仅是对作品本身的考虑,还有作品与展示空间的关系,作品陈列方式和在空间中的整体呈现所营造的氛围都是作品的一部分。

 

 

<< 滑动查看下一张图片 >>

张嘉伟

 

向上滑动阅览

 

用这样的思考和作品来记录这样特殊的事件和状态,恐怕今后再很难遇到了。观念具象雕塑课程从观念出发,结合当前的社会形势,带给了我们每个人独特的记忆和成长。

 

 

<< 滑动查看下一张图片 >>

董鹏宇

 

向上滑动阅览

在李鹤老师具象雕塑创作的课程上,虽然没有线下面对面交流来的更直接,但大家的思路也都在课堂上充分的体现了出来。收益颇丰。

 

 

 

<< 滑动查看下一张图片 >>

宋雨萌

 

向上滑动阅览

这次课程从疫情出发,让我深刻的反思自己对世界的认识。我从自然的角度出发,学习了中国古代“天人合一”等哲学思想,将其带入到这件雕塑中,表达一种尊敬自然,爱护自然的理念。

 

 

 

 

<< 滑动查看下一张图片 >>

沈添洋

 

向上滑动阅览

我想2020年的开启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特别的。医务人员在疫情袭来时无惧危险投入到治病救人中。我想把这个痕迹记录下来。在家里我找到了一面巨大的山坡。用山脚下玉米的秸秆在山坡上构建了医务人员的形象。这是我第一次尝试“大地艺术”。在春天我踏入自然,感受到天气一点点变暖。我也看着作品随着花草成长一点点完成。

 

 

 

 

<< 滑动查看下一张图片 >>

吴昊

 

向上滑动阅览

一开始对于具象雕塑的理解一直是有具象形象的雕塑才叫具象雕塑。在这个课中才重新理解了对于具象的理解。也对我此后具象雕塑的创作拓宽了视野。也一再强调,这个课程是对毕业设计的铺垫,可能课程上的思路会延续到毕业设计。课程作业的主题紧贴社会热点,也从思路上引导我作创作要关心社会,联系生活实际。无论是创作的思路上,创作具象雕塑的概念上,还是雕塑的表现语言及表现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