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塑资讯

莫迪利亚尼独一无二的肖像画大师

莫迪利亚尼是20世纪艺术史上一位具有强烈个性和独特魅力的画家。 艺术史学家普遍将他归为20世纪初法国画坛兴起的“巴黎画派”。 这所学校主要由居住在法国的艺术家组成。 这群由旅居巴黎的外国画家组成的流浪画家,为了艺术只身来到异乡,过着孤独漂泊的生活。 巴黎画派没有共同的艺术理念。 他们所秉持的就是坚持自我,尊重个性,建立个性化的绘画风格。 然而,因为他们没有跟上潮流,所以被冷落,处境十分惨淡。 在这群画家中,迪利亚尼没有一个可以说是特别特别的代表。 他的画具有诗意的气质和雕塑家的风格。 在他短暂的一生中,他摆脱了一切时尚艺术流派的束缚,却与新的艺术观念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并融合了来自埃及、黑非和东方的古代雕塑。 作为他的灵魂导师,他执着地追求个性化的艺术风格。

莫迪利亚尼1884年出生于意大利南部塔什干地区的一个小镇。 他的父亲是一位犹太富商,母亲据说是荷兰哲学家斯宾诺莎的后裔。 在意大利艺术史上,塔什干产生了著名的塔什干画派,以色彩鲜艳而闻名。 莫迪利亚尼自幼体弱多病。 14岁时,他患了肺病,险些丧命。 这种疾病将伴随他一生。 两年后,母亲让他学画画。 没想到,他却表现出了惊人的艺术天赋。 他的画色彩丰富,富有表现力,具有塔什干画派的风格。 1902年至1905年就读于威尼斯美术学院和佛罗伦萨美术学院。 1906年,莫迪利亚尼来到当时西方艺术的中心巴黎,开始尝试放荡的波西米亚生活。 他沉迷于女人、酗酒,常常陷入贫困和绝望的孤独之中。 这一切都过早地摧毁了他。 他的健康状况不佳,在种种困难中于36岁之前去世。 在莫迪利亚尼的一生中,爱情占据着非常重要的地位。 他最爱的女人有两个,一个是来自南非的英国女诗人黑斯廷斯,另一个是珍妮。 黑斯廷斯非常聪明,有自己的见解,给了莫迪里阿尼很大的帮助。 两人本是精神伴侣,但性格都比较强势,无法妥协,最终导致分手。 1917年,珍妮进入莫迪利亚尼的生活,两人育有一子。 虽然他们之间没有像他和黑斯廷斯那样的精神交流,但珍妮却非常崇拜他,并送给莫迪里阿尼为她画的肖像《浓情蜜意》,成为他最受好评的作品。 莫迪里阿尼去世后,怀孕的珍妮在爱情中跳楼身亡。 他短暂一生中的这些爱情经历和他对女性的复杂情感都反映在他的画作中。

1909年,莫迪利亚尼结识了著名雕塑家布朗库西,从此放下了画笔。 接下来的六年里,他完全沉浸在雕塑创作中。 他借鉴了非洲肖像雕塑拉长面部线条的方法,尤其是面具造型。 此时的莫迪里阿尼显然和20世纪初其他巴黎画家一样被简单线条的表现力所吸引。 。 在布朗库西的影响下,他反复探索这些外来元素,并将其转化为自己的风格。 他的雕塑题材主要是女性头像。 这些头像有一个共同的特征:拱形眉毛、杏仁状眼睛、过长的鼻子、极小的嘴巴、圆而垂直的脖子。 后来,长脸、长脖子、修长身材的人体开始出现在他的画作中。 形状被简化、变形、夸张。 这些是他在雕塑中发现的元素,并成为他绘画的标志。 后来莫迪利亚尼因为喜欢印象派、后印象派、毕加索而转向绘画,他的雕塑不被世人喜欢。

莫迪利亚尼的绘画主题和风格非常集中。 在他现存的所有画作中,只有两幅风景画。 一幅是塔什干风景画,是他14岁时画的。 另一幅是在他去世前一年画的。 风格变形、夸张,与他的人物画如出一辙。 除了这两幅风景画和早期雕塑外,莫迪利亚尼的所有作品都集中在肖像画上。 在他不到20年的创作生涯中,人物几乎是莫迪利亚尼的全部作品。 他始终追求的主题是“人”。 他对描绘人物有着浓厚的兴趣,他画人物是为了表现人物的情感、情绪、性格、灵魂,并不是照搬人物的外在相貌。 他的肖像画有两种类型,一种是《黑领结的女人》那样忧郁、平静、略带病态的肖像画; 另一种是充满感性美感的画作,如《裸体卧卧》。

就肖像画而言,他早期的作品比较传统,但很快他就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即肖像的背景变得抽象,或者背景不画。 这种淡化背景的方法是为了不提醒人物的生活环境和社会状态,使人物本身脱颖而出,引导观众对人的注意力,特别是对人的内心世界的关注。 这与传统肖像画不同——传统肖像画过于强调背景的真实表达。 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莫迪利亚尼创作了一些杰出的肖像画。 他的肖像画有着统一的造型格局:椭圆形或椭圆形面具般的脸,杏仁状的没有眼球的眼睛,略带扭曲的鼻子,小而丰满的嘴唇,弯曲的眉毛,都以略微倾斜的角度放置。 头部搭配细长的颈部、斜肩的身躯等,构图上,拉长的头部倾斜姿势稍稍偏离画面中心线,两只眼睛有时大小、高度不同。以达到构图的平衡。

他的肖像画虽然有些变形,但却能准确地表现出被摄者的个性,有力地传达了艺术家自身的心态和情感。 从每幅肖像中都可以看到直接而真实的情感表达。 例如,《穿着黄色毛衣的吉恩》就是典型的莫迪利亚尼风格的作品。 人物有点变形,头部倾斜过画面中心,整个脸有点拉长,表情略显悲伤。 画家在画人物的眼睛时,并没有像古希腊雕塑家那样,把它们留成平面,用单一的颜色来画,但眼睛里并不空洞,可以看到一种无奈和无力。模特的心。 传统肖像画非常注重眼睛的处理,认为眼睛最能揭示人物内心。 然而,莫迪利亚尼的许多肖像画都没有眼睛,似乎没有焦点。 但仍能恰如其分地表达人物的精神面貌。 他的肖像画是西方绘画史上肖像画的重大发展。

与肖像画类似,他的人体画也突出体现了他在雕塑中学到的许多因素和技巧,力求通过变形的形状和抽象的外在形式来表达内心的精神世界。 这主要体现在他独特的构图设计上。 西方艺术史上的传统人体画,尤其是古典的、学院派的人体画,都强调完整性和统一性的原则。 莫迪利亚尼放弃了这一原则。 无论他画中的人物是站着、坐着还是横着、躺着,大多数都是全身画,但画家故意用画布的边缘剪掉人物的腿,有的甚至剪掉脱离了双手和头顶,使人体有节奏的曲线延伸到画面之外,视觉上人体摆脱了画框的限制。 人体似乎充满并超出了画框。 人体被加倍放大,因此人体本身就被突出了。 而且画中的人体往往夸张变形,色彩鲜艳艳丽,给观者带来巨大的视觉刺激。 他生前举办的唯一一次个展,因其大胆的人体表现方式被认为描绘了性和不道德的本质,引起了公众的讨论,最终被勒令拆除其中五幅人体画。 莫迪利亚尼·尼也被拘留过一段时间。

从艺术的角度来看,评论家都认为莫迪利亚尼的人体画非常纯粹,今天的人们已经完全接受了他的表达方式。 历史证明,莫迪利亚尼对艺术的探索推动了人体艺术对人性和纯粹艺术形式的探索,为西方人体画做出了巨大贡献。 他的画作达到了艺术史的顶峰。 《斜倚的裸体》是莫迪利亚尼人体画的杰出代表作之一。 画家以雕塑家的朴素塑造了线条丰满健康的身体。 画中的人物充满了饱满的生命感和感性的美。 她以一种大胆的姿势在我们面前自由地伸展四肢。 她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身体斜着横贯整个画面,使得画面的构图有巨大的张力。 画家将画布上的四肢和头发分开,省略了大腿以下的部分。 四肢延伸到画面之外,仿佛无限的生命能量一直在延伸,赋予静态的画面以动态的美感。 她的脸颊红润,肤色艳丽,嘴唇鲜红丰润。 色彩给人一种饱满丰润的感觉,娇媚迷人。 她的眼睛是黑色的,眼珠虽然没有画出来,但却展现出眼睛的深邃,展现出她的眼睛就像古代雕塑一样的纯朴、平静、神秘。 整幅画以深红、蓝、黑、白等色调为背景,进一步凸显了粉嫩光泽的肉体,赋予展开的肉体一种感官上的诱惑和神秘的美感。

无论是肖像还是绘画,莫迪利亚尼笔下的人物总是带着一种孤独、悲伤、骄傲的感觉。 艺术史学家赫伯特·里德将其追溯到犹太人的独特气质。 他认为,数百年被压迫的犹太人的命运导致他们过着无根、受压迫的生活,因此他们比任何其他民族都更强烈地思念自己的祖国。 这种代代相传的民族潜意识,让他们在接触到美丽的山河、美好的事物时,感到自己的悲惨和渺小。 最终,这种怀念、惆怅、悲伤、痛苦和坚持,都在艺术中得到了宣泄。 当然,对于莫迪利亚尼来说,这种孤独感也与他的性格和一生的经历有关。 正是这诸多因素,造就了他作品中不可重复的情感色彩。

莫迪里阿尼曾说过:“艺术是充实生活中最大的牺牲,是忍受悲伤后精神升华所达到的境界。” 这就是他自己的写照。 法国诗人弗朗西斯·卡科说:“他的一生充满了贫穷和烦恼,记录了因与世俗格格不入而摆脱平凡的渴望,具有想要脱颖而出的特点,表现出对惩罚的渴望。以及达到目的的渴望……对于所有的生命,对于它的所有缺点和品质,对于不幸和非凡的经历,对于优雅的洪流,对于狂热和淫秽,莫迪利亚尼尼在他身后留下了一个空白点,可以’不会很快被填满。”